現在還有人這麼堅持?
你有這種堅持嗎?
我以為只有日本才找的到這樣的人


旅遊人物誌/碰到賣火柴女孩的爸?

【東森新聞報 記者陳志東/花蓮報導˙攝影】

已經晚上8點多,天空還飄著一點濕冷小雨,花蓮(網站)馬太鞍這鄉下地方的很多阿美族歐吉桑都已經上床,只剩光復糖廠外頭一家「黑媽媽鮮烤玉米攤」還點著燈。

由於必須在這裡等待眾人會合後才一起離開,於是我站在這唯一有亮燈的玉米攤旁走來走去,東晃西看。

老闆問我,「要來一根烤玉米嗎?」這個提議聽起來還不錯,可是因為剛剛吃飽飯,於是我搖了搖頭說不要,繼續無聊的東晃西晃。

晃沒多久,一個外地人中年姊姊跑來跟老闆說,「老闆,幫我烤一根玉米,烤好之後麻煩幫我切成兩半,我們有兩個人要分著吃。」

這很平常的買烤玉米要求,突然之間,老闆卻像被狗咬到一樣的反應激烈:「這樣不行,這樣會不好吃。」

中年姊姊說,「怎麼會不好吃,不過就是烤好之後切兩半而已,有什麼差別?」老闆說,「不行不行,我試過太多次了,這樣一定不好吃。」

說話同時,已經把手中拿起的玉米放下,開始露出一副不太想賣的表情。

中年姊姊說,「哪有這種事,不過就是烤好之後切兩半,又不是要你先切再烤,玉米品質根本不會受影響,切一半會怎樣?」突然之間,濕濕冷冷的空氣有點凍結,一個單純的買烤玉米行為,卻變淂雙方有點劍拔孥張,我在一旁看著,一種熱鬧好戲即將上演的興奮整個充斥在心頭,溫暖了濕濕冷冷的馬太鞍夜晚!好耶!可惜的是,老闆突然之間口氣軟了下來,他說:「因為我沒有刀子,如果烤好之後用紙包著然後用手折斷,醬就會糊成一團,這樣一定不好吃啦!我試過太多次了!」中年姊姊一聽老闆口氣放軟,於是也跟著和氣起來:「好吧!那沒關係,你就烤好,我們自己再來切好了。」

兩人約好10分鐘以後來拿烤玉米,接著,中年姊姊就又跑進糖廠裡頭,聽當天糖廠為一大群記者準備的原住民創作者歌唱表演晚會。

我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突然覺得有點興趣來了!這老闆奇怪,既然曾經試過很多次,就表示一定有過很多人要求他把烤玉米切兩半,而既然他知道用手折醬會糊,那幹麻不準備一把刀子就好,何必這樣每次跟客人吵?不過,直接這樣問有點不禮貌,而且這老闆看起來有點牛脾氣,於是我小心翼翼的旁敲側擊:「老闆啊!旁邊的店都關了,怎麼只剩你這麼晚還在賣烤玉米?這鄉下地方這麼晚還有生意嗎?」老闆邊幫烤玉米抹上醬料一邊說:「沒辦法,我這還剩20多根玉米,賣不完明天也不能賣,只能丟掉,而且今天這麼晚糖廠還有人,我想就繼續擺著好了,看看有沒有人買。」

這下有趣了,沒賣完不能回家,敢情我是碰到賣火柴女孩的爸爸?「可是,幹麻賣不完就要丟掉,明天繼續賣不行嗎?」老闆又一副被狗咬到的激烈反應:「怎麼可以?玉米就是要當天現採現烤才好吃,擺到明天再賣就那不好吃了,不行。」

老闆接著說,「我的玉米有三不賣,隔天的不賣、要求折一半的不賣,不當場吃要帶走的也不賣,烤玉米不當場吃就不好吃了,到時客人吃到不好吃會來怪我沒烤好,這樣乾脆不要賣。」

「我的玉米,都是每天早上從台東關山我岳父的田裡採下來的。」

老闆說,「很多的玉米攤都會先把玉米烤到半熟,等客人來了之後再烤成全熟加醬料,這樣根本不好吃,玉米就是要新鮮現烤,新鮮現煮,這樣才好吃。

很多客人不想等,那也沒關係,不賣給他就是了。」

看著老闆對玉米如此有情有義有堅持,儘管肚子很飽,我終於還是忍不住:「老闆!也順便幫我烤一根吧!」這時,剛剛那個中年姊姊跑回來拿玉米,聽到老闆正滔滔不絕發表有關新鮮、現烤等言論,也忍不住插嘴,「沒錯!這種澱粉類的東西,現採現烤最好吃,一放隔夜就不行了!所以我每次到鄉下,只要看到玉米就一定會買。

這種新鮮滋味只有鄉下才吃得到。」

聽到中年姊姊附合,老闆從剛剛一副看她像看仇人的口氣,一下變成好像笑傲江湖中的魔教曲洋碰到衡山派劉正風一樣,兩人突然間惺惺相惜,互相誇獎,終於老闆說:「妳等等,我要多煮5根玉米免費送給妳吃,我最欣賞懂得吃玉米的人了。」

接著老闆又把頭調過來開示我:「烤玉米啊!第一重要就是原料,一定要新鮮,而且要看季節,春天的玉米最好。

最好吃的玉米就是顆粒要大,長得醜沒關係,太過整齊好看的玉米反而顆粒長不大,就沒那麼好吃。」

說的同時,順便挑了一根長得模樣挺醜的玉米說,「我烤這根給你吃你就知道。」

老闆說:「烤玉米最重火候,一定要用新鮮玉米以大火烤,把表皮薄膜烤破,接著用刷子把薄膜刷掉,然後再改用小火,這樣醬料才會進到玉米裡融成一體。

而且只要經驗夠,客人要吃硬一點還是軟一點,都可以透過火候控制﹔最重要的是不能烤太久,不然會整個乾掉沒有水分。」

「要吃玉米啊,也有學問,一定要現烤現吃,冷了就會變硬不好吃。

而且最好從靠近手拿部分的玉米屁股先吃,這樣醬才不會滴到手上,而且玉米屁股本來就比較硬,冷了之後又更硬,所以最好先從屁股吃」。

說著說著,老闆把烤好的玉米遞到我手上。

「吃吃看!」我遞給老闆60元,然後拿起烤玉米,小心翼翼的從屁股開始吃,擔心只要一個動作沒作確實就會被這老闆罵。

這根醜醜的玉米,大大的屁股,咬下去之後,一股鮮味就跟著水分一起破在嘴巴裡,那是都市玉米體驗不到的好滋味。

老闆說,看你還算有求知慾,好吧!你等等,我也用水現煮幾根新鮮玉米給你吃看看。

「反正今天賣不掉也是要拿去餵雞,乾脆煮給你吃好了!」老闆說,我姓陳啦,在這裡賣1年多了,是接我岳父的攤子。

以前最早是我太太在賣,因為我太太常常在外面曬太陽,曬到有點黑,所以我們店名就叫「黑媽媽」。

說的時候,眼裡閃耀著一點光芒,「老實跟你說,其實我老婆上個月才幫我生了小孩,我現在是爸爸了!等等我就要趕緊收攤回家看小孩。」

(圖/花蓮光復糖廠前的黑媽媽烤玉米老闆到底長怎樣,我完全不知道,因為他從頭到尾都蒙著臉。

)老闆一邊收拾,一邊撈著水煮玉米,我又拿出100元要給老闆,老闆說,不用不用!這是我要請你的。

我說,不行不行,如果我收了,就會變成你要餵的雞,我不要當雞。

於是,老闆收了我50元,結果遞給我9根水煮玉米。

這一晚,我挺著吃得已經發漲的肚子,跟一大群同伴一起分掉這些玉米,伴著花蓮光復鄉的細雨微風,品嚐著這從雞嘴中搶過來的鮮味,鮮烤玉米、鮮煮玉米,真的不用沾鹽巴也很好吃啊!

kono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烤~玉米呀~~啊我最愛吃<br />
    最怕就是腸胃炎吃不到烤玉米~~~~~<br />
    <br />
    ^____^ 流口水中....<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