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極度的恐懼下面回新竹湖口
阿婆的葬禮
頭七我卻沒有回去
因為我論文還沒寫完啊
原本打算坐八、九點的車
五點多才發現斗六跟湖口這兩個小小小站
唯一能坐的車只有六點出頭的那班車
急急忙忙的出門
上了車,腦袋裏面一團亂
拿了兩張不同座位的票
聽到廣播*&︿%$#@講了一堆話
我竟然以為要換車
明明車票上就是同一號車啊
然後下了車就發現了自己的愚蠢
我是撞邪了吧?
我竟然從唯一一班往湖口的車走了下來啊
在車站又等了將近半個小時
坐上了一班往新竹的自強號
心裡雜亂無章的自動陳述著最近煩人的事情
下車到了新竹
想不到的是我竟然搭上了原本的那班復興號
ㄏ~~它慢了七分鐘
而我在他到達的前三分鐘剛好下了車
-------------------------------------------------------------
到了湖口
老爸出來接我
走進很久沒回的老家
爸那一輩的都已經在那邊了
遠在奧地利的大伯、二伯、二伯母、大姑姑、二姑姑
二伯跟我聊著上次見面
是阿公過世那時候
才想到原來已經十年沒有見了
十年~真的過的很快
稍晚,三~六姑姑也到齊
--------------------------------------------------------------
隔天一早醒來
開始進行繁複的跪拜
儀式很繁複,有多繁複呢?
我只能說辦法事的道士們錢沒有白收
由於大伯的兒子,我的大堂哥沒有回來
二伯的兩個兒子我還沒有見過
所以我要代長孫
是啊~在台灣這邊我算是長孫
於是端牌位之類的工作便是由我來作
累了一天,到了晚上
我卻也是心急如焚
跟爸媽商量要提早回斗六的事
還好晚上弟考完期末考就回來了
可以代替長孫的位置
於是晚餐一過
跟阿婆上了香講了一聲
一樣是六點多的車
就回斗六了
在車站接到怡文的電話
13號的凌晨...提早生了啊
白白胖胖帶把的肥小子
不錯耶
可是剛參加完喪禮
好像不能去找她耶
心裡想著生,想著死,想著論文?
好像又沒什麼了

就這樣我又放下了:P

kono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migi
  • 喂喂~還不能放啦<br />
    論文還沒改完…還不能放啦…<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