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忽然鬆掉的弦
原來在箭離弦的那一刻
無論是否中的,已經喪失了目標
當親手拿到了畢業證書的那一刻
忽然變的好空虛
一切好像都變得沒有意義
腦袋忽然開始回想
用兩年半換這薄薄的一張紙值得嗎?
我人生中的兩年半,原來就只有這一點厚度啊

以為已經準備好離開熟悉的一切
以告別的心情
去吃想吃的東西,去看想看的景物
不想留下任何遺憾
帶著這幾天倉卒搬家的滿身疲憊
當四年半一箱一箱異鄉異鄉的回憶被載往台北
當我坐上了日統
當我看著斗六熟悉的景物,沉沉睡去
而張開眼已經被滿城市的燈紅酒綠取代
我回到台北了
從此再沒有一個地方是我註定要前往

一切來的太快...
我還沒來的及做好心理準備
即使已經準備很久
我卻還想多看看這熟悉的地方幾眼
明天的午餐要吃魚皮羹還是圓環的雞腿飯呢?
魚皮羹的老闆會不會還是免費送一盤炸豆腐給我們?
雞腿飯很好吃可是都吃膩了呢~
怎麼老是為了要吃什麼而煩惱呢?
想不到要吃什麼,拖到了這麼晚,也只能吃阿亮了吧?
隔壁肥嘟嘟的小黃不要再跟過來了,那是我的晚餐
就算你用水汪汪裝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我,再加上可愛的小跳步
我也不給你吃.
下次騎摩托車去鹿港找老師的時候
已經完全看不見的香奈兒是不是還會記得我?
它會認出我的味道嗎?
為什麼,才回到台北
就開始想念那一切?

一切也來的太慢...
明明就已經延畢了半年
我早該在軍中了吧
或許沒有考上研究所一切都不一樣?
為什麼還是覺得那一切都還不足夠?
我到底在追求著什麼?
是懷念斗六的日子還是學生的生活?
我可不可以不要走?就停駐在這段時間?
再多點時間讓我思考?

而面對的卻只是一切歸零.
我卻只能向這一切告別
原來當沒有任何目標
驅使著我前進,讓我忘記一切的時候
我是這麼脆弱
我在煉獄的日子,這一篇
該是這個分類的最後一篇了吧
莫名其妙的
好想哭.

kono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windcar1228
  • 別哭˙˙˙
  • PACAT
  • 乃哥不哭喔<br />
    <br />
  • 阿乃...人生旅程的每站,總包括相聚離別,<br />
    時間停留的長短,所付出的心力,都轉化成一種丟棄不了的責任,<br />
    或許試圖忘記,或許選擇小心珍藏,或許早已與靈魂融為一體,<br />
    我不知道,或許年紀到了只能咀嚼回憶時,才會明瞭...<br />
    但注定前往的地方是家,然而習慣流浪的人必定再次啟程,<br />
    我也曾想過那厚度的問題,不過後來釋懷了...<br />
    因為那當中並沒有滿載著過程所有的收穫,只截取一小部份的結晶,<br />
    另外未以學術文字刻板記載的一大部份,<br />
    可能才是昇華與豐富靈魂所在...<br />
    <br />
    放不下的是自己,提不起的還是自己,<br />
    只要願意,那空間..那氛圍可以一直圍繞著你,<br />
    只是很快又會展開新的篇章,裡面將出現新角色..新場景..新故事,<br />
    可能會像<<暗戀.桃花源>>那般故事交叉,<br />
    過去不用忘記也不須強留,那的確感傷,<br />
    因為我也曾倔強卻仍無法抑制的在臉上留下淚痕,<br />
    阿乃,你是個感性又理性的優質青年,<br />
    短暫的休息並不會讓你失去什麼,<br />
    以為頓失重心?以為青春流逝?<br />
    是的,同樣我也不喜歡無法掌握的空虛感,那多麼令人洩氣,<br />
    多麼令人覺得脆弱...<br />
    <br />
    讀高職時,曾八面玲瓏地辦遍校內各大活動,參與各項文藝比賽,<br />
    如此自以為是的高知名度,讓我的國文老師決定點醒我,<br />
    永遠記得他跟我說的一句話:<br />
    "世界並不為你而轉,你畢業後,學校還是繼續運作,並沒有損失什麼?"<br />
    對當時臉紅燥熱的我而言,這無疑是句當頭棒喝,<br />
    但也告訴了我,這世界沒有一定,<br />
    沒有一定的極端,沒有一定的可能,沒有一定的結局...<br />
    該是放手的時候了,開心得翱翔天際吧~
  • 果子貍先生
  • 忘了告訴你...上面那落落長的回應是我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