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木濃郁的氣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如此熟悉卻又像是初識一般
魚缸中的蘋果螺離開了水草 倒吊在水面
真以為自己能沿著表面張力行走
成堆雜亂的碗盤咖啡杯果汁杯在水槽裡
殘汁溢出 靜靜的不知期待著誰
我想不會是我 雖然或許只有我這麼想~

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這樣的日子
日子過挺快 又極慢
簽證沒簽完 像籠中鳥一般
"但我會開始懷念"

因為這裡已經開始像一個家
當我可以騎著腳踏車在街頭閒晃
可以隨意的在書局遊蕩
可以在街角的漫畫店坐一個下午
可以在當地乾淨的圖書館流浪
不需要像小黃狗那樣一邊散步
一邊在路樹灑尿劃分界線
這裡 就這樣開始像是我的家

這是第一次有知覺地 開始認同一個家
這是第四個家

第三個家 雲林
原本以為只是兩年 滿以為就這樣
在工作室、宿舍、工廠、龍潭路吃飯-不斷忙碌的路線中
就會結束在雲林的"寄宿"
誰也沒料到會多出兩年半研究所的生活 包括我在內
於是開始認識這塊土地 於是回想那些生活片段
在雲夢湖旁抬著頭閉上眼漫步 或者濃霧瀰漫的帶著宵夜回宿舍
下著雨踢著水 或是無數次快步地趕往工廠 而錯過那些景色
也認識花店的老板娘 餵餵他家的老黃狗
深夜裡散步買顆茶葉蛋 把手放在溫暖的口袋
甚至是一夜沒睡疲累地從鹿港騎車回來 回到家
於是那變成了記憶中的第三個家
那年  已經是不想再長大的年紀

第二個家 東南
記憶裡總是濃濃的下雨的味道
加入了社團 從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笨小孩
到開始辦活動 學習處理社務
開始有學長姐關心
翹課躺在椅子上 看著天花板
開始知道 有一個地方總會有人等著你
於是到後來 即使沒人
也總想要坐在那裡等著誰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誰的背影會在那裡等著你
於是這樣 有著誰的依賴
不期望的就變成了小小的一個家
那年  毫無知覺地揮霍十幾歲的青春

第一個家 台北
仍然有著老爸騎摩托車載著我過來的印象
店門口有一個大玻璃櫃 也許不到一公尺高
卻老是巴著望著 想爬上去可以看到有什麼
第一次踏著奇怪的小碎步 從店門口走到50公尺不到的小廟前
回頭一看 後面有台貨車把整個騎樓佔滿了
然後我就回不了家了 因為我回家的路不見了
"我不知道可以從旁邊繞過去" 那時候大大的腦袋似乎還沒開始作用
老媽幫我跟弟買了新玩具
我挑了粉紅色會不斷繞圈圈亂跑的玩具小狗
弟挑了兩支水槍 是的他小時候比我還笨
就這樣在新家的木板床上玩著
那年 我不到三歲 老弟不到兩歲

而現在離家卻慢慢遙遠 離我的原點
我的心原來一直在外面野
想慢慢的走回最近的一個家
但從台北 到深坑 再到雲林 往高雄
最認同的家卻越走越遠
"當完兵就能回來了吧"
我想也是這樣 但誰能料到
今天的我在這裡 但明天的我在哪裡
離開這個家這麼久 現在才真的想要回來

忽然想到小時候跑出去玩 滿身髒兮兮的
黑抹抹的兩隻手全是髒灰
老媽說的 "都不知道哪家的野小孩 還知道要回家啊"
是啊 野小孩出門玩累了也是要回家的.

kono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喵
  • 乃哥要回來嗎 乃哥要回來嗎乃哥要回來嗎乃哥要回來嗎(無線回圈....<br />